新闻中心

About GANGT

宰杀炭疽病牛引发人皮肤炭疽的诊断与防治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竹鼠养殖 > 文章

宰杀炭疽病牛引发人皮肤炭疽的诊断与防治

宰杀炭疽病牛引发人皮肤炭疽的诊断与防治

2004年7月31日及8月3日,临夏县坡头乡冯魏村以及榆林乡榆丰村,农户饲养的役用黄牛分别发病、病危急宰,剥皮分肉食用,导致剥皮人员发病。 经临床症状、流行病学调查、病理变化、实验室检验等综合诊断,确诊该疫病为牛炭疽。

1发生情况2004年7月31日坡头乡冯魏村朱某饲养的1头黄牛突然发病,8月4日病情加重,倒地急宰,9人参与剥皮分肉,8月3日坡头乡冯魏村冯某和榆林乡榆林村马某饲养的2头黄牛发病,8月4日病危,未经治疗,突然倒地急宰,7人参与剥皮分肉。 3头病牛肉被坡头、桥寺、榆林3乡的3村7社,144户分肉,613人食用。 3天后参与剥皮分肉的17人中,有13人因剥皮时损伤手部皮肤,先后在手臂、手腕、掌心等部位皮肤出现红、肿小块,后为丘疹,再为浆液性或血性水疱,水疱破裂后结成黑紫色痂皮,同时伴有头疼、发热、乏力等症状。 因发病人数较多,且症状较重,才到医院诊治,被怀疑为炭疽,随即报告卫生、畜牧部门。 接到疫情报告后,省、州、县卫生、畜牧等业务主管部门,组成联合调查组,对疫情展开了流行病学、临床症状、病理变化等方面的调查。

并取病牛残留的肌肉、人体炭疽痈脓汁等分泌物,分别经卫生、畜牧部门实验室检验,确诊为炭疽。

2临床症状及病理变化经过对畜主和剥皮人员的调查了解;病牛发病突然,病初食欲较少或废绝,精神不振,呼吸困难,粪便稀并混有血液。

后期出现昏迷,呼吸极度困难,全身颤抖,站立不稳,走路摇摆,倒地,病情恶化,急宰。 血凝不良,〖JP2〗呈暗红色焦油样,腹部迅速膨胀。

剖检后见脾高度肿大,色暗黑;全身淋巴结肿大,有出血点;皮下有出血点并伴有胶冻样浸润、水肿;肝、肾、肺等有散在的出血点。

3实验室检验镜检取病牛残留肌肉,直接涂片,自然干燥固定后,革兰氏染色和瑞特氏染色,镜检有多个革兰氏阳性粗大杆菌,单个或多个相连呈竹节状,菌体两端较平整或稍凹陷,菌体外有红色荚膜;取病人炭疽痈脓汁涂片染色,镜检有少量与病牛肉杆菌基本相似的革兰氏阳性杆菌。 细菌培养采取上述病料,划线接种于血琼脂平板,经37~38℃培养,18~24h,不溶血,见有圆形、整齐、表面光滑而黏稠的菌落。 取可疑菌落,涂片、染色、镜检,与病料中杆菌形态结构完全相同的杆菌。

环状沉淀反应取病牛肌肉5g,剪碎,研细,加5~10倍生理盐水稀释,装入试管内煮沸30min,过滤,滤液即为待检沉淀原。 按重叠法进行试验,取沉淀管1支,用毛细管吸取沉淀素血清(成都兽药厂生产),加入沉淀反应管内,用另1支毛细管取待检淀液,沿管壁缓慢加入到沉淀素血清之上,静置数分钟后,在两液接触面上出现一清晰白色沉淀环,判为阳性。 根据流行病学调查、临床症状、病理变化及实验室检验,确诊为炭疽。

4防治措施当急宰病牛确诊为炭疽后,立即封锁了疫点。 限制疫点内人畜、车辆等的流动,严禁动物及畜产品、饲草料等输出疫点,〖JP2〗并及时关闭了疫点周围的活畜交易市场。

对疫点和食用病牛肉村社的易感动物全部进行临床检查;对参与病牛宰杀分肉的17人,指定医院集中诊治,同时,对食用过病牛肉的613人,造册登记,逐个检查,密切观察疫情动态。

病牛圈舍、运动场等被污染的环境、用具等用250g/L漂白粉溶液喷洒消毒,2次/天,连续7天;病畜曾卧过或宰杀剥皮的地方掘地20cm,用生石灰充分混拌后深埋;被污染的饲料、粪便、病牛残留的骨、肉、病人用过的被褥等焚烧后深埋。

对疫点、食用病牛肉村社及周围受威胁区的易感动物,用炭疽苗紧急免疫接种。 5讨论与小结根据动物卫生防疫的要求,对患有炭疽或死于炭疽病的动物严禁宰杀或解剖。

在本起炭疽疫情中患病的3头黄牛全部宰杀分肉食用,导致宰杀剥皮人感染发病。

本起炭疽疫情,虽经卫生、畜牧、行政等部门的共同努力,疫情很快得到控制和扑灭。

但3头炭疽病牛宰杀后被3乡,3村7社,144户631人食用,造成13人发病,环境大范围被污染的现实,必须引起各有关等部门的高度重视,并要深刻认识其严重后果。

同时深感对农民开展防疫灭病和公共卫生知识普及的必要性,对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》广泛宣传教育的迫切性。 分析本次疫情发生的主要原因有:一是农民科学文化水平低,生活水平差,疫情观念淡薄,自我防护意识不强,食用病死动物肉的不良习惯十分普遍;二是对病死动物尸体、污染物处理不科学,消毒不严格不彻底等因素为本病的发生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鉴于此,在动物疫病的防治中必须建立健全疫情测报管理制度,规范技术措施,严格疫情管理程序。 对炭疽等烈性传染病的防治,要从彻底消灭传染源、控制污染、切断传播途径入手,以杜绝再次发生。

友情链接: